就上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祸国·归程 > 第十五章 梦醒
    突然一阵狂风刮来,窗户狠狠一撞,插在上面的剑终于承受不住力道掉了下来。

    摇摇欲坠的记忆,在这一瞬,全面崩塌。

    秋姜终于什么都想了起来。

    她朝前走了几步,将剑慢慢拾起,明晃晃的剑刃映着她的脸,是她,又不是她。

    她的手开始发抖,体内似还残存着昔日的感受,肺腑破碎四肢虚软,各种意识拼命碰撞,刺激得她再也压抑不住,嘶声尖叫,直入云霄。

    叫声震得船舱内的小物件们跳了起来,颐非和云笛顿时戒备后退。

    秋姜噗地喷出了一大口血,然后直挺挺地向后倒下,正好倒在颐非脚边。

    云笛惊魂未定道:“她想起了什么?怎么反应这么激烈?”

    颐非盯着惨白如纸的秋姜,以及地上那一大滩带着黑色血块的淤血,目光闪动,低声道:“像是揭开了某种封印,放出了什么怪物呢……”

    然后,他走过去,将这只虚弱的怪物抱了起来,带她回房。

    秋姜整整昏迷了两天,第三天早晨才醒过来。

    在此期间颐非去看过,见她在梦中战栗,眼泪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滑落,将头发和枕头都打湿了。

    “秋姜?”他试探地叫了一声。秋姜并无异动,对这个称呼没有反应。

    他又叫:“七儿?”还是没有。

    于是他便把风小雅、薛采、如意夫人、颐殊、风乐天等能想到的名字都叫了一遍,秋姜只是哭。

    最终,颐非放弃了,摇头叹了口气:“不愧是玛瑙,这样了都不会泄底……但若不是为了风乐天和风小雅,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知道秋姜在崩溃。

    ——因为他也经历过。

    云笛在一旁有些担忧地问道:“要请大夫么?”

    “大海茫茫,能请得到?”

    云笛头疼:“只能返航。”

    颐非又盯着秋姜看了一会儿,淡淡道:“不用了。她会醒的。等她醒了就好了。”

    有的人的崩溃天崩地裂,有的人不动声色,还有的人,如秋姜和他般只敢在梦中哭泣。

    如此第三天,他再来时,秋姜果然好了。

    她梳好了头、洗干净了脸,正跪坐在几旁吃饭。

    颐非远远地看着她,觉得她整个人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在白泽府初见时,她是个循规蹈矩的婢女,沉默寡言,谨小慎微,像一杯寡味无色的水;后来,风小雅的十一夫人的身份暴露后,她摇身一变,变得自信果决,高深莫测,像水冻结成了冰,藏了许多无法参透的秘密,偶尔能看到裂纹,显露出情绪;可此刻又是一变,冰重新融化成冰水,再也看不出任何杂质,却隐透着拒人千里的寒意。

    颐非朝她走过去:“醒啦?挺警觉啊,知道自己再睡下去,就会被丢下船喂鱼了。”

    秋姜淡淡道:“你不会。”

    “哦?”

    “我恢复了记忆,对你们而言,更有用。”秋姜说着继续吃饭。

    她吃得很多,颐非知道,现在的她急于恢复体力。

    “你真的什么都想起来了?”

    秋姜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么,你真是颐殊的人?”不知为何,颐非忽然有点紧张,感觉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

    秋姜把所有食物全都吃完后,才放下筷子,回视着他,正色道:“应该说,颐殊,是我们的人。”

    颐非听出了区别,他的表情也一下子严肃了起来:“颐殊跟你们有合作?”

    “如意门并不希望发生战争,可令尊一意孤行,非要攻打宜国,我们只能对他下毒,让他中风。”

    颐非的瞳孔开始收缩。他以为父亲中风是大哥和颐殊联手下的毒,没想到竟出自如意门。

    “我们想要一个更听话的傀儡,便选了颐殊。如果不是我失忆了被困云蒙山,三王会程时,我应在场。”

    颐非的目光闪了闪,忽然笑了:“也就是说,两年前我们就该认识了。”

    秋姜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暧昧:“是。你本应死在那晚的。”

    颐非顿时闭上了嘴巴。

    “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意门会帮你逃走……”秋姜沉吟道,“在我失忆的四年里,门内肯定发生了不小的变故。”

    这四年里,颐殊虽然按计划当了程的女王,却也脱离了原先的步骤,恐怕,如意门对她的控制已大不如前。

    而燕国的钰菁公主死了,说明如意夫人的奏春计划彻底失败。燕王有了戒备和警觉,甚至很可能反扑。

    至于图璧……秋姜的心脏骤然一痛,她不得不垂下眼睛,以掩盖这一瞬的失态。

    姬婴竟然死了。姬婴死了,昭尹也病倒了,如今朝堂为姜沉鱼和薛采把持,所有的计划,所有的安排……全部灰飞烟灭。

    四年。

    四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而她,全部错过。

    我在杀风乐天前就已布好了退路,为何没有按照计划执行?

    如意三宝死于玉京,如意夫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不派人追查?

    就算我被风小雅所伤,失去记忆,为何不来唤醒我?

    是哪一步出了差错,导致我在云蒙山耽搁了整整三年?

    又是谁故意误导我,说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在璧国白泽府,将我引到那里又耽搁了一年?

    是风小雅么?还是他跟薛采共同的局?引诱失忆的我跟着颐非一起回程国,也是他们的一步棋么?

    还是,眼前的颐非,也是布局之人?

    秋姜用一种冷静却又诡异的眼神盯着颐非,盯得他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连忙整个人后飞了一尺:“你再这样色眯眯地看着我,咱们可就没法继续往下谈了。”

    “我要回如意门。”秋姜沉声道,“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七啊,三哥本就是要带你回去的啊。”

    “不能这样回去。”

    颐非扬眉。

    “我不知道你跟薛采他们达成了什么交易,原来的我,想要寻找记忆,所以跟着你们走。现在……”

    颐非悠悠道:“现在,你已经不需要寻找记忆了,自然也就不用跟我们同行了。”

    “你想杀我吗?”秋姜的眼神一下子尖锐了起来,像一把剑,明晃晃地刺过来。

    颐非没有退缩,顶住了那逼人的锋芒。

    两人对视了很长一段时间。

    颐非轻轻开口道:“不是友,既是敌。”

    “但你真的知道谁是友,谁是敌吗?”

    颐非沉默。室内再次陷入沉寂。

    如此又过了好一会儿,换秋姜开口道:“薛采是璧国人。风小雅是燕国人。而我和你,都是程国人。”

    颐非的眉头跳了跳,这句话,似是戳到了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

    “如意门再为非作歹,颐殊再荒淫无道,都是程国自己的事,岂容外人插手?燕和璧趁火打劫,你身为程国的前三皇子,皇族血脉,难道要帮外人瓜分自己的国土,鱼肉自己的子民?”

    颐非紧抿着嘴唇,[新 www.biqule.co]一言不发。

    “如意门之前可以选颐殊,现在就可以选你。只要我回到如意门,查明一切,拿回权杖,成为新一任如意夫人。程国的事情……”秋姜说着,上前几步,握住他的手,“由我们程国人自己解决。”

    颐非的眼神起了一系列变化,似海面上突然倒映出了一轮弯月,泛起光的涟漪,紧跟着,那涟漪变成了笑。

    “真是……让人没法拒绝的理由啊。”

    “你同意?”

    “为什么不?正如你所说,如意门跟程国才是命运同体。”颐非反握起秋姜的手,放到唇边慢悠悠地吻了一下,似刻意调戏,又似情不自禁,“咱俩……也是。”

    秋姜皱眉。

    颐非便朝她眨了眨眼睛,笑得亲昵又恶心。

    这时外面传来云闪闪的叫声,秋姜趁机抽回手,两人分别坐好,云闪闪拿着一封请柬冲了进来:“天啊!你们猜我收到了什么!!!”

    红色的请柬,左上角绘着一个“玖”的花体字。

    颐非眼睛一亮:“胡九仙?”

    秋姜立刻反应过来:“快活宴?”

    云闪闪奇道:“你也知道?”

    “每年七月初一至七月十五,四国首富胡九仙都会在宜国的海域里举办快活宴,邀请二十四位贵客参加。算算日子,差不多了。”

    “你只说错了一点!以往的快活宴,确实是宜国举办的,但今年,挪到程国来啦!看——”云闪闪说着上前推开窗户,只见远处有一艘黑色大船,桅杆上悬挂着跟请柬上一样的“玖”字旗。

    云闪闪的船已是十分豪华,但在那艘船面前,就像蚂蚁站在了大象面前一般。

    颐非啧啧道:“这大概是当今世上最大的一艘船了。”

    “玖仙号,船长三十二丈,宽十六丈,分四层,甲板上三层,甲板下一层,可容八百人,载重四万石。”秋姜精准地背出了脑海中的数据。

    云闪闪跟颐非都直勾勾地看着她。

    半响后,颐非勾了勾唇:“不愧是千知鸟啊。”

    秋姜没有理会他的调侃,盯着百丈远外的“玖仙号”,皱起了眉头:“看来胡九仙是要去程国选夫,顺带路上把今年的快活宴给办了。”

    “他要被选中的话,这一次就是最后的狂欢了。”

    “快活宴有多快活?”云闪闪眼中充满好奇,“为什么大家都趋之若鹜?”

    “美酒美人赌局,还有奇珍异宝,有缘者得。”

    “奇珍异宝?什么样的?”

    颐非看向秋姜,秋姜想了想,答道:“五年前的三样是长生剑、珍珑棋谱和夜光灵芝。”

    “这几年的呢?”

    秋姜抿唇:“这几年的我不知道。”

    颐非一挑眉毛,似要嗤笑,被她冷眼一扫,不笑了,改为拍手道:“想知道今年的是什么,上去看看不就行了?”

    云闪闪看着请柬,嘿嘿一笑:“没想到小爷我也能收到请柬,看来是看在同为王夫候选人的份上。”

    “那你可知其他二十三位客人是谁?”

    “我去打听打听!”云闪闪说着又兴奋地跑出去了。

    颐非盯着秋姜道:“我本打算搭乘云家的船直接去芦湾……”

    “现在改变主意了?”

    颐非注视着远处的玖仙号,缓缓道:“胡九仙的客人里必定还有其他几位王夫候选者,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机会。要知道,在海上做点什么,可比在陆地上容易的多。”

    “最后还可以把一切都推到胡九仙头上。”

    颐非回眸朝她一笑:“跟心有灵犀的人说话就是舒服。”

    秋姜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行。”她也想知道,胡智仁那条线现在是什么情况。

    ***

    秋姜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朝颐非划了过去。

    颐非没有躲。于是那一刀就落到了他的眉骨上,一截眉毛应刀而落。

    秋姜刀快如电,无比精准地游走在颐非脸上,颐非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一时间,屋内只剩下沙沙沙沙的细微摩擦音。

    最后,当秋姜停下刀,把一块热毛巾覆在颐非脸上,再掀开时,颐非的样子又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说,他之前只是有六分像丁三三的话,此刻,则变成了九成像。

    秋姜把镜子递给颐非,颐非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啧啧有声:“这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么?”

    “只是易妆术而已。”秋姜把刀收起来,一边洗手一边淡淡道,“丁三三性格孤僻,对下属又十分严苛,外头的人不了解他,你很容易蒙混过关,可是,一旦回到圣境,那里都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同伴,你那三脚猫的水平很容易穿帮。”

    “我现在有了你呀。”颐非满不在乎。

    “所以你从今天开始就要习惯这种装扮,习惯自己脸上十二个时辰都擦着药,习惯低头,习惯跛脚,习惯时不时的咳嗽,以及……”秋姜不怀好意地勾了勾唇,“习惯吃辣。”

    颐非整个人明显一抖。

    他很认真地想了半天:“我可不可以找个说辞来逃避这一点,比如我受伤了暂时不能吃辣什么的?”

    “不可以。”

    “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丁三三为什么总是咳嗽?”

    “肺病?”

    秋姜摇了摇头:“喉炎。”

    “那他还吃辣?!!”

    “他说,只有不停吃辣才能证明他还活着。”秋姜说这话时,眼神里有很深邃的东西,“如意门的每个人都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发泄。有的是找一群妓女狂欢,有的是拼命洗澡;有的是故意去抓一只小老虎,养大点再放生回山林;有的……就是吃辣。不停地吃,不停地咳,不停地痛苦。”

    颐非盯着她:“那么你呢?你怎么发泄?”

    秋姜沉默。

    颐非的目光在闪烁:“我不相信你是例外。”

    “有些事情想知道的话,要自己去找。”秋姜淡淡道,“有些人习惯表现,有些人习惯隐藏。”

    “你是后者。”

    “起码我不会当别人的面吃糖人。”

    这下轮到颐非脸色微变。他听懂了秋姜的意思。

    没错,其实每个人都有怪癖,他的怪癖就是糖人,源于不可言说的童年。那么秋姜呢,秋姜的怪癖,或者说,她的阴影是什么?

    一时间,心中的好奇溢得满满。

    但他也清楚,秋姜不会说的。

    他和她的关系,远没到可以完全分享彼此秘密的地步。所以她若不说,他就只能自己去找。

    秋姜见他不再追问,便将水盆端出去泼了。在此过程中颐非一直注视着她。这个女人如果光看背景泯然于众,穿衣打扮都很没特点,转过身来看着正脸也不过觉得“还算清秀”,但为什么第一次到薛采府中看见她时,他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然后就莫名地留意到了她。而了解得越多,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更浓。

    就好像此刻他明明注视着她,她也没有走的很远,只是在做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却让人感觉跟她的距离十分遥远,她像是记忆中的一幕画,眼睛一眨,就会消失不见。

    难道,这是一个细作所必要的特质?

    还是,这是秋姜特有的,所以,如意夫人才格外钟爱她?

    就在这时,云闪闪又雀跃地回来了:“打听到啦!给,客人名单!”

    颐非顿时收敛心神,接过名单看了起来。

    秋姜泼完水回来时,就见颐非冲她古怪一笑:“看来你也得易一下妆了。”

    “什么?”

    颐非将名单轻弹,飞到秋姜手上,秋姜第一个看见的名字,就是——风小雅。

    ***

    海面上下起了小雨。

    海水湛蓝,而小雨莹白。

    雨珠宛如一个多情的少女,奋不顾身地扑入心仪之人的怀抱,然后就被无情地吞噬了。

    风小雅坐在甲板上,望着下雨的海面,眼瞳深深,像是什么都没想,又像是想了很多很多。

    焦不弃走出船舱,将一件黑色的风氅披到他身上,低声道:“外头冷,进舱吧公子。”

    风小雅道:“今天几号?”

    “七月初一。”

    风小雅的眸光闪了闪:“又是一年七月初一啊……”五年前的今天,他娶了秋姜。曾以为那是再续前缘的开始,最终却成了孽债。

    偶尔几滴雨珠被海风吹得落在风小雅脸上,他整个人都缩在黑氅之中,只露出忧郁的眼睛和苍白的鼻子,然后,轻轻说了一句:“泛彼柏舟,亦泛其流,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谁伤了鹤公的心,为何有此感悟啊?”伴随着一个高亢尖细的语音,船舱的挡风帘被掀开,一个人走出来。

    此人约莫四十出头年纪,穿一身青色长袍,美髯白脸,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

    风小雅回眸,表情转为微笑:“葛先生可好些了?”

    “咳,别提了!我这晕船的毛病估计是一辈子都改不好了,你说那胡九仙也真是的,在哪举办快活宴不好,非挑船上!害我每次都上泻下吐不得安生啊……”葛先生一边抱怨,一边裹紧外袍走过来,眺望着前方的海面道,“唔,这雨看来还得下一阵子……能见度这么低,别错过他们的船才好。”

    “放心吧。我有天下最好的掌舵手。”

    葛先生无比艳羡地看了焦不弃一眼,感慨道:“每回别人问我为何羡慕鹤公,我都回答原因有三。一是相貌二是爹,第三,就是不离不弃这对仆人。”

    风小雅莞尔:“所以你就哭着认我父亲当干爹么?”

    “我是想认,但他不肯啊!”葛先生捶胸叹息,“话说回来,好久没见令尊了,他老人家又去哪逍遥了啊?”

    风小雅眼底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异色,淡淡道:“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

    葛先生一愣:“什么?风丞相去世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不曾听闻?”

    风小雅凝望着空中的雨珠,缓缓道:“家父曾言,生老病死人间百态,不要大肆张扬,省得仇者快亲者伤。就当是一场雨,来过,看过,化了,润了万物便好。”

    “好一个来过,看过,化了,润了万物。他老人家的气度,果非我等庸俗凡人所能企及……”葛先生黯然。

    风小雅换话题道:“虽然一二是没戏了,但第三你还是可以努力努力的。”

    葛先生顿时精神了,眼巴巴地望着焦不弃:“不弃兄弟,你开个价吧。要怎样你们兄弟才肯来我这?风贤弟说了,卖身契早在四年前就还给你们了。”

    焦不弃沉默半天才闷声回答:“既已自由,就不再卖了。”

    “不卖不卖,咱租还不行吗?你们为我工作,我支付你们薪酬。如何?”

    焦不弃看了眼风小雅,声音更低,但口吻却更加诚恳:“公子在一日,不离不弃就不离不弃。”

    葛先生肃然起敬,拱手行了一个大礼:“是我唐突了。今后再不提此事。”

    焦不弃感激道:“多谢先生。”

    葛先生摇头叹气:“怎么训练出的这两个可心人儿,真是羡煞旁人啊……”

    风小雅笑笑:“放心。有机会的。”

    “你就别安慰我了。你一日不挂,他们绝不离弃,你又比我年轻这许多,我哪还有机会?”

    “放心,有机会的。”风小雅又说了一遍,依旧是云淡风轻的面容,却听得人心头一紧。

    葛先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道:“你,没事吧?这次见你,好像与上次不一样了……对了,你的那位小夫人呢?怎么没陪你一起?”

    风小雅目光微闪:“休了……”

    “啊?就为了程王?”葛先生惊讶。

    风小雅点了点头。

    葛先生呵呵笑了起来:“也是,女人哪有江山来的过瘾。更何况,程王相貌更在你那位秋夫人之上。休了也好,休了也好。”

    说话间,一船夫匆匆从舱内跑出来,禀报道:“公子,看见胡老爷的船了。”

    风小雅和葛先生全都精神一振,凝目远眺,果然,在他们的左前方,依稀有一个黑点。

    葛先生高呼道:“快鸣笛!放黑焰!”

    船夫吹响号角,与此同时,三枚黑色的焰火直蹿上天,在空中炸开,红光闪烁。

    三下之后,左前方的黑点上方果然也蹿气了三道银线,在四周阴霾的雨天里,看起来格外醒目。

    葛先生喜上眉头:“太好了!就是他们!加足马力开过去——”

    风小雅所在的船只立刻鼓足风帆朝黑点驰去,伴随着距离的逐渐靠近,那黑点也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大,最后,一艘极为雄伟庞大的黑色大船便呈现在了眼前。

    船高三层,长三十余丈,全用榫接结合铁钉钉联,共有五桅,桅杆上挂着以竹子编制而成的黑色船帆,上面画了一个华丽丽的“玖”字。

    看到这面船帆,风小雅便知道他们确实是到了。

    ——到了一年一度的快活宴现场。

    而此时的秋姜和颐非,已经扮作两位仆人跟着趾高气扬的云闪闪上了“玖仙号”。

    ***

    “快活宴举办至今,已十年了。今年是第十年……”葛先生说到这,暧昧地朝风小雅笑了笑,“为了不让它成为最后一届,还要鹤公多多努力,让胡九仙落选王夫才是。”

    风小雅淡淡道:“精明的商人不会把身家性命全部押在一处。”

    “鹤公的意思是胡九仙只是走个过场,不会娶女王?”

    风小雅看着手里的宾客名单,目光落在其中三个上:“除非,他另有图谋……”

    葛先生也看到了那三个名字,沉吟道:“确实,以往贵客都是与胡家有生意往来的,今年却多了同是王夫候选者的你们四个,着实让人琢磨不透啊……”

    “长琴马覆……小周郎周笑莲……金枪云闪闪……”风小雅低念了一遍这三个名字,抬眸看向葛先生,“先生对他们了解多少?”

    葛先生闻言一笑。

    ***

    云闪闪登船后,被胡家的管家引到“立冬”房间内。

    颐非和秋姜第一时间开始搜查房间,确定没有暗格密道和监视后,坐下开始商议具体事宜。

    他们同样看到了马覆和周笑莲的名字。

    但这次,解说的人,变成了云闪闪。

    “长琴本是大皇子麟素的图腾,他死后,女王把这个封号赐给了马覆。除了因为马覆的琴弹得极好之外,更因为他武功也很高,是程国百姓公认的继涵祁之后武功最高的年轻人——当然,比起我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的。”

    颐非笑嘻嘻地看着秋姜:“你有补充的么?”

    秋姜想了想,道:“马覆没有上过战场,如果真的交手,确实不及云笛。”

    云闪闪闻言大悦,赞道:“有眼光!”

    ***

    风小雅沉吟道:“太子长琴,始作乐风。欢则天晴地朗,悲则日晕月暗。”

    “对。”葛先生颇为感慨,“我有幸见识过马覆的武功,他用的武器就是琴,不愧长琴之名。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歹竹出好笋,他爹马康,可是全国的笑柄啊。”

    “就是那个骑象上朝的马康么?”

    “没错,就是他。当年程三皇子颐非因为气恼马康只送汗血宝马给二哥涵祁,故意使坏,说了句‘大人就当配大骑。此间以马大人最为年长,而百骑之中,又以象最为巨大,马大人今后就骑象上朝吧!’自那之后,马康只能骑象上朝,撑了几日实在受不了,就辞官告隐了。”

    风小雅若有所思:“涵祁与马覆交过手么?”

    “没有。马覆和涵祁生前私交不错,经常切磋武艺,且一直没赢过涵祁。故而他的名气,是这两年才起来的。”

    “未必是赢不了,也许是故意输。”

    “如此说来,此人倒是心机深沉之辈,需要提防。”葛先生停了一下,说第二人,“至于小周郎……”

    风小雅接了下去:“百年周家,兵器之王。”

    ***

    “程国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用的十把菜刀里,周家独占其六。菜刀都如此,更何况其他。与之相比,所谓的谢缤之流不过是月边萤火不足为道……”

    颐非听到这里,似笑非笑地睨了秋姜一眼,秋姜没有任何表情。

    “如今不打仗,兵器买卖不好做,好多店家都倒闭了,只剩周家还在支撑。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其母是和安公主,可惜死了,不然周家的势力会更大的。这个周笑莲,长得还不错,故而外号小周郎。”云闪闪皱了皱鼻子,“不过他性格怪得很。闷嘴葫芦一个,问十句话才答一句,经常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且痴迷修真。”

    ***

    “修真?”

    “嗯,天天炼丹想升天。”

    风小雅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有意思……”

    “所以胡老爷这次居然把他也请来了,让我很是意外啊。有他在估计会煞风景的吧。”

    “那么,云闪闪呢?”

    “云二公子是个纨绔,仰仗兄长之势狐假虎威,倒是没什么心眼,也没听说有什么恶迹。”

    “先生认为为何八位候选者,胡九仙只选我们四个?”

    葛先生沉吟片刻,回答:“小人拙见,薛相他是请不到的……”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虽然薛相可以说是他的半个女婿。”

    风小雅扬眉:“你指胡倩娘那件事么?”

    “是啊,薛采封相,文士不服,薛采摆下擂台,效仿鼎烹说汤之举挑战众人,第七天,来了个书生要与他比弹琴,却被他弄断了琴弦。”

    “于是那女扮男装的书生就吵着要嫁给他……”提及此事,连风小雅也不由得啼笑皆非起来。

    “那书生就是胡老爷的独生女儿,芳名倩娘,今年十六岁。因为母亲早逝的缘故,胡老爷对她娇宠得没了边。虽然挺漂亮的,但性格真是不敢恭维。”

    风小雅道:“那就糟了。薛采最不喜欢任性妄为的人。第一他羡慕,第二他嫉妒,第三他绝不会承认这两点。”

    “薛相才多大呢,哪有那个心思。不过以胡家的权势,倒也配得起,可惜比薛相大了足足六岁,等薛相大了,胡小姐也人老珠黄了。”

    眼看话题就深入,风小雅及时打住:“此事先不细说。”

    “好。剩下的两个候选人中,王予恒与人比武受了伤,在家养着,下月能不能去的了归元宫都是问题;至于杨烁……不够资格。”

    “为什么?”

    ***

    “五大士族,现在最厉害的当然是我们云家,但是杨家总吹嘘他们历史悠久,出过三任大将,有个屁用!后继无力,还不是没落了?这代的当家叫杨回,一心想在文章上出人头地,可惜天赋不高,蹉跎大半辈子了都无所建树……”云闪闪说到这里,突然表情一肃,“但我们要小心他的儿子杨烁。”

    “哦?”

    “马覆最多不过城府深一点,人虚伪一点。杨烁却是恶心的小人啊!”

    秋姜挑了挑眉,又哦了一声。

    看着云闪闪义愤填膺的样子,颐非轻笑了起来,悠悠道:“杨烁可是个妙人儿啊……”

    ***

    “照理说有那么个老古板的爹,儿子也应该一板一眼正正派派的,但杨烁不是,他十一岁就跟杨回闹翻了,离家出走长达十年,在外漂泊,交游广阔,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都有他的朋友。”

    “也许他性格豪迈,喜欢交朋友?”

    葛先生摇头:“但他结交过的朋友,事后没一个说他好话的,全在骂他。”

    风小雅目光微动:“骂他什么?”

    “骂他欺诈,骗朋友的钱去赌,赌输了不还玩失踪;骂他无耻,朋友的老婆和女儿也染指;骂他坑蒙拐骗,总之这十年来就没做过什么好事。”

    “他都这样了,还能交到那么多朋友?”

    “没办法,他虽然是个坏痞,却有万里挑一的真本事。”

    “是什么?”

    葛先生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首先,他有一双好眼。”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手,“其次,他有一双好手。”

    风小雅眼睛一亮。

    葛先生道:“好眼,就是指看到的东西,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它的来历,估算出大概的价格;而好手,就是能仿造出来,其所做的赝品,可以以假乱真。”

    风小雅悠然道:“这样的人当然会受欢迎,因为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都需要他帮忙。”

    “是的。但会请这种人办事的人本身都有点问题,所以被他阴了吃了哑巴亏,也没办法。”

    风小雅皱了皱眉:“淫人妻女还是太过了……”

    “要不怎么说他没资格上胡老爷的船呢。”葛先生诡异地笑了起来,“女王之所以选他,估计是想气死杨回,否则万万轮不到这样一个人成为程国的王夫。”

    ***

    “至于风小雅,就不用我多说了。你们想好对策了吗?”云闪闪拍拍手,结束了解说。

    颐非挑眉看向秋姜:“你可有主意了?”

    “伺机活擒周笑莲和马覆,再沉船脱离,交给云笛作人质。”

    “那么风小雅呢?”

    秋姜回答得很快:“杀了。”

    “你舍得?”

    “活擒难度太大。”秋姜冷冷道,“老子都杀了,何况儿子?”

    颐非抚掌称赞道:“不愧是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七主。”

    “很好,那就这么决定了!”云闪闪拍案,“行动!”

    ***

    淅淅沥沥的小雨中,风小雅的船跟玖仙号越来越近……

    黑船放下踏板,孟不离和焦不弃用滑竿抬着风小雅走过去,葛先生紧跟其后。

    一个相貌俊美、二十出头的英武男子前来迎接,笑吟吟道:“风公子,葛先生,辛苦辛苦。快请进——”

    一池碧水首先映入眼帘。

    只见甲板正中央刻意挖出一个三丈见方的洞,用防水木板封死后引入清洁水源,硬生生地变出一个池塘。池水十分清澈,底下的鹅卵石历历可见,更有几位绝色美人不怕雨,穿着红衣在水中悠闲地游来游去。那水应是热水,蒸腾的水雾如烟如云,红色丝带飘来拂去,当真是犹如梦境。

    大海之上,清水如金,异常珍贵。

    而此船却将这么多水拿来游泳。仅此一景,已不负“快活”之名。

    风小雅心中赞叹,但表面不动声色地继续前行。

    过了池塘后,高阔的船舱便呈现在了前方。右侧有楼梯直通二楼,底层未开,想来是宴客专用。

    孟不离和焦不弃正要抬风小雅上楼,梯旁咔咔咔落下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铁笼。说是铁笼也不确切,镂空花纹十分秀美,里面还铺着柔软的波斯地毯,更像一间华丽小屋。

    英武男子解释道:“听闻风公子行动不便,故而特地准备的此梯,请进。”

    五人连同滑竿一起进去,还不嫌拥挤,男子将扣门合上,又一阵咔咔轻响,整个笼子便缓缓升了上去,直达二楼。

    风小雅看了看这个铁笼,赞道:“此物不错。”

    男子殷勤道:“公子如果喜欢,宴会结束离船之际可一并带走。”

    “那倒不用。不过是鬼匠韩窗的机关术,虽然罕见倒不难做。”风小雅淡淡道。

    男子见他一语道破此铁笼的机关来历,眼神立刻多了几分敬意:“也是。风公子向来博闻强记,小艾班门弄斧了。”

    “你叫小艾?”

    葛先生介绍道:“他是胡府管家,艾小小。”

    艾小小愁眉苦脸道:“真名实在寒碜,让公子见笑了,称呼我小艾即可。”

    风小雅笑道:“你是小艾我是小雅,咱们连起来倒也有趣。”

    葛先生哈哈大笑起来:“艾雅哎呀,果然有趣!”

    一番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尤其是艾小小,道:“风公子真是幽默风趣,有机会请一定让我敬你几杯。我知道风公子不喝酒喜欢茶,所以准备了几款茶中珍品,就等公子浅尝。”

    葛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到了吧,这就是胡老爷的管家,把客人的喜好都摸透了!难怪年纪轻轻就成了天下首富家的管家啊!”

    “葛先生折煞小人了。”艾小小谦虚地将他们带到舱门前。

    二楼一共有二十四扇门。雕梁画栋不说,每扇门上都刻着一个名字——“立春”、“小雪”、“寒露”、“惊蛰”等等,原来是二十四气节。

    “这就是客房。两位请随意选择一扇门吧。门上挂着灯笼的说明里面已经有客人了。”

    二十四道门,此刻有六盏都挂起了灯笼,说明除了他们,已经来了六位客人。

    葛先生笑道:“我这个人很长情,自从第一次来住的是谷雨后,就次次住谷雨。这次也不例外。鹤公选哪间?”

    风小雅迟疑了一下,才回答:“立秋吧。”

    “立秋是个好日子。”葛先生走向房门,边走边道,“那咱们就暂别一段时间,等会见。”

    风小雅等他进门了,示意孟不离和焦不弃抬他进“立秋”。

    “立秋”位于船舱最西侧,从外面看,黑门黑墙,与别处并无不同。推开门后,里面是个布置得异常柔软舒适的房间,分里外两间,外间还有专供仆人休息的床榻。

    因为位于船侧窗户比其他房间多,内间十分明亮。铺着绿色锦毡的榻旁,有一个半人高的象牙花插,里面放了一把尤带露水的姜花。

    风小雅微微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