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上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祸国·归程 > 第二十二章 没种
    颐非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秋姜淡淡道:“谁知道呢。”

    “那我还是不走了吧!”颐非说着,后退一步,啪地将门关上,转身回到榻上坐下,并摇了摇剩下的酒道,“如此好酒,可不能浪费。”

    门一关,风雨都隔绝在外,那些不详仿佛也就此被挡在了门外。留给小楼的,只有异常的安静。

    秋姜伸出手拨开乱发,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睛。颐非觉得自己就像夜间误闯密林的路人,被树梢上的夜鸮给盯住了。

    他不得不灌了一大口酒,以对抗这种令人倍感不安的凝视,然后道:“你的伤要静养,如此耗费心力,可是会损元寿的。”

    “总有一些事情要做。”

    “就不能等上半年?”

    “我已经浪费了五年。五年前,本该尘埃落定。”

    “我不明白。”颐非放下酒壶,直勾勾地望着秋姜,“我真的不明白。你是已经逃脱樊笼的鸟,为何还要执着地回鸟笼?我们都想砸碎它,都想让你自由。”

    “因为……”秋姜的目光转向了大门处,“逃不掉的。”

    被颐非关上的门吱呀一声又开了,风雨呼啸着冲了进来,在地上扑出了一个湿润的人影。那人站在门口,斗篷从头罩到脚,显得十分臃肿。

    下一刻,斗篷开了一线,一人从里面钻出来,挑衅地瞪了颐非一眼。

    颐非一看,竟是红玉!红玉一钻出来后,斗篷立刻瘦了下去。

    红玉蹲下身,为此人擦去靴子上的水珠,再踮起脚解开斗篷的带子,利索一拉,斗篷立刻贴服地叠挂在了她的手臂上。

    颐非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白衣,带着一双绿色的手套,皮肤极白,模样清瘦,身上有种格外和善的气质。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葱?

    颐非越想越觉得葱这个比喻妙绝,此人高瘦白嫩,加上那对绿手套,可不就像一根葱?他一边想着一边轻笑出声:“哟,如此飓风天里,还会有客人啊。”

    “我不是客人。”男子笑了起来,目光柔和,天生三分亲切。

    “难道你是主人?”

    “鄙人朱小招,见过三殿下。”

    颐非一怔,他居然还真的是主人!

    红玉在一旁朝他狞笑道:“没想到吧?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非要住在这里!”

    颐非叹了口气:“是你通风报信的?”

    “错!”红玉的眼睛闪闪发亮,充满了恶意,“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是你的好秋姜报的信。”

    颐非看着秋姜,叹了口气:“这些天我一直看着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秋姜道:“你不应该找江晚衣为我看病。”

    “跟他有何关系?”

    “一个大夫,一个很有名的大夫,总是会有很多人留意他的下落。”

    红玉吃吃地笑:“毕竟是很多人心心念念惦记着的玉倌嘛。”

    颐非也笑了,索性重新回到榻旁坐下,继续饮酒道:“有道理,如此有道理的话,当喝一杯。”

    红玉见他这种时候了还如此镇定,心中十分不满。她就喜欢看人痛苦,对方不痛苦,她就痛苦。因此,她扭头看着朱小招道:“你还不动手?”

    朱小招笑道:“不急。”

    “怎么不急?他们两个都奸诈狡猾,迟则生变!”

    “夫人有三个问题让我问七主,问完了再走。”

    红玉十分不满,但只好强忍怒火:“那你快问!”

    朱小招走到秋姜面前,却是左手伸出一根食指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地抱拳行了一礼。

    秋姜的瞳孔开始收缩:“你,就是新的四儿?”

    “是。”

    “东儿她们是你杀的?”

    “东儿?”

    “薛采府的三个婢女。”

    朱小招露出恍然之色,一笑道:“是的。”

    “为什么?”

    “夫人听说七主没死,出现在璧国的白泽府,便派我去找。但我到时,没找到您。我便留下信物,希望您来找我,尽快回如意门。”

    如此看来,那个风铃的确是此人刻意留在香香手里的。她找他,他也找她。只不过当时她失忆了,不明白他的用意。但阴差阳错地,为了给东儿她们报仇和寻找记忆,她还是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秋姜沉默了一会儿后,淡淡道:“你可以开始问那三个问题了。”

    “第一个,品先生背叛。您是否知情?”

    秋姜睫毛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如意夫人练武走火入魔,不得不闭关,门中事宜,暂由品先生联同如意七宝负责。五年前的草木居中,她设局诱杀三宝,连带自己也失去记忆。如此一来,如意门等于一下子少了四个负责人。

    这是一等一的大事。如意夫人本该出来主持大局,重新规整计划,但她没有。她保持了诡异的沉默,任由两个奏春计划继续往前推行。

    两个奏春计划里,一个是让颐殊和罗紫联手毒倒铭弓,控制程国朝堂,并借为程王贺寿之名,邀请宜国国君赫奕、燕国国君彰华和璧国东璧侯来程赴宴,借机发动兵变,推颐殊上位。

    这个计划秋姜一开始就知道,虽然中途发生了很多波折,但最终在六月底成功了。

    另一个奏春计划则是用谢长晏将彰华引到海上,将之暗杀,然后扶彰华的孪生弟弟谢知微上位,神不知鬼不觉地取代彰华。

    这个计划如意夫人没有告诉她,她隐约猜到了一点,但因为失忆,而被迫强行与之断离。

    当玉京的奏春计划紧锣密鼓地进行中时,七月,如意门大本营被毁;八月,白泽侯姬婴死于意外,再然后,奏春计划失败。

    如意门至此,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秋姜攥紧手心,以往想不明白的事情,在这一刻,全都得到了答案——

    为什么草木居的除夕之夜,无人接应她?

    因为,原本说好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带她和风乐天的人头回程国的人,是品先生。

    为什么她被送上云蒙山那么多年,如意夫人没找她?

    因为,如意夫人闭关中,品先生控制了一切,没有让风声透露到夫人耳中。

    为什么程国的奏春计划能成功?

    因为这是如意门的大本营,为了麻痹如意夫人,为了狂欢后的松懈,品先生还是按照计划让颐殊上了位。但颐殊已不是夫人当年看中的颐殊,这条美女蛇化龙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回过头狠狠地咬向如意门。

    于是,螽斯山倒,大本营灭。

    但如意夫人之所以是如意夫人,就在于她还是逃脱了。

    她发现了品先生的背叛,逃了出来,然后蛰伏,等待时机。

    她任由燕国的奏春计划失败,任由自己的一片心血一点点付诸东流。最终,等来了秋姜重新出现的消息。

    “我不明白……”秋姜的声音变得有些暗哑,“品先生,为何背叛?”

    “人的欲望无穷,背叛的理由自然千奇百怪。”朱小招倒是不以为然,“所以,七主是不知道咯?”

    “我不知道。红玉一直跟着我,可以证明我也是受害者。”

    红玉立刻呸了一声:“谁知道你是不是跟品从目商量好的在演戏?”

    朱小招则则笑道:“您是指邓熊炸船想烧死您那件事么?”

    “你知道了?”

    “我的人在岸上截住了他,从一个叫齐福的女童口中证实了您在他的船上。”

    红玉还是不满地嘀咕道:“没准那一船人都是跟她串通好了的。”

    朱小招没有理会她,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七主为何救三殿下?”

    一旁饮酒中的颐非心想,可总算问到这个问题了。他不禁也凝神屏息看向秋姜。

    秋姜回答的很快:“正如你说的,品先生背叛了,颐殊也不可用。如意门需要找一个新的寄主,好修复元气。”

    红玉立刻睨着颐非道:“我早说了,她只是想利用你!”

    颐非灿烂一笑:“只要能让我当皇帝,随便利用。”

    红玉气得说不出话来。

    朱小招脸上依旧带着和善的笑容,如此温文亲切的模样,让人很难将那个虐杀东儿的人联想在一起。“那么第三个问题,七主如何证明自己对如意门依旧忠诚?”

    秋姜这一次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你们如何证明我不忠诚?”

    很多很多年前,一个人曾跟她说:“什么是好细作?就是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既黑又白。想黑就黑,想白就白。”

    迄今为止,她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

    她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解:毕竟,风乐天是真的被她割下了头颅;而她也是真的一心一意地想回如意门;再加上品先生确实在追杀她。

    品先生跟颐殊是一伙的,所以她就带着颐非回程来,准备夺回一切。

    颐非看似优哉游哉地呷着杯中的酒,心头却沉甸甸的,压着千斤。虽然朱龙和江晚衣恐怕都落入了如意夫人手中,但从此番对话中得知:如意门现在内讧,如意夫人想要从品从目那里夺回权杖,就需要用自己去对付颐殊。所以,身为如此重要的棋子,他起码是安全的。

    从朱小招此番进来,不急着抓他,反而请他喝酒便可以看出。

    可是,秋姜为什么会在品从目和如意夫人之间选择如意夫人?借品从目之手一口气除了如意夫人不好么?然后,等自己扳倒颐殊,再去对付品从目,不是更好么?为什么非要执着地回到如意夫人身边?

    失去大本营不得不躲藏起来的如意夫人身上,到底还有什么是值得她去图谋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的心果然是从不对任何人打开的么?

    风小雅也好,我也罢,那般生死至交,都没能让你真正的信任?

    就凭你那日两耳流血地背着我走向渔村,你的任何计划,我都可以配合。为何还要瞒着我执行?

    嘴巴里的酒不知为何变得又酸又苦,难以下咽,颐非最终放下了酒杯。

    而这时,秋姜的目光转到了他脸上:“再说,我把三殿下和红玉都带回来了,足够表达我的诚意。”

    红玉怒道:“我是夫人的人,你却将我抓起来关在柴房中……”

    秋姜打断她:“第一,我并不知道你是夫人的人,万一你是品从目的细作怎么办?第二,我只是关你,没打你没骂你甚至还让江晚衣去医治你,已是看在同门的份上手下留情;第三,若不是我借江晚衣的行踪将消息传出去,四哥能提早回来,能第一时间放了你?”

    红玉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得恨恨地撇了下嘴道:“你这声四哥倒叫得挺溜。”

    “好说。你若也是七宝,我也能喊你一声姐姐。”

    红玉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你明明知道我为什么当不了七宝!”

    “哦对。我记得某人跟我说过她有朝一日必定会拿回‘玛瑙’这个名字。只可惜,我一日不死,你就无法上位。”秋姜笑了起来,那样一张寡淡的脸,一旦有了表情,就显得极具风情,“哪怕我失踪了五年,一日没有找到我的尸体,玛瑙之号就一日不能换人。”

    红玉咬着嘴唇,不知为何,脸上的怒容褪去了,转为了另一种更为深邃的怨恨:“我去燕国找过你们。”

    秋姜扬了下眉。

    “品从目说,你在燕国的计划失败了,你、二儿、五儿和六儿都死了。我不信,我亲自去玉京挖出了五儿的尸体,发现他是被人一掌击碎天灵盖而死。但在死前,他中过你的迷药,四肢僵硬,腿骨断折。而且,我只找到了他们三个的尸体,没有你和刀刀。我又在牢房里找到了刀刀,从他口中得知了除夕夜的经过。所以,我坚持认为你没有死,只是躲了起来。”

    秋姜一笑,不置可否。

    朱小招在旁忽然补充道:“红玉回来禀报夫人,夫人开始怀疑品先生,但她当时练功走火入魔,自顾不暇,只能交代我和红玉不要打草惊蛇,暗中监视品先生。”

    红玉冷哼道:“品从目十分狡猾,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继续勤勤恳恳地打理门中事务,按部就班地推行奏春计划。无论是颐殊还是谢繁漪,都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我找不到证据,也找不到你。”

    “再然后,颐殊成功称帝,夫人也恢复得差不多,眼看就能出关时,品先生从燕国弄来了一种开山用的火药,炸毁了螽斯山。”

    红玉不满道:“你怎么还叫那厮先生?他算狗屁先生!”

    朱小招苦笑道:“他毕竟是我的老师。我们所学,皆是他教的。”

    “他可没教我什么!他只偏心七儿!”红玉先是嫉恨地瞪了秋姜一眼,但随即又高兴起来,幸灾乐祸道,“可惜都是假的。他现在还不是要杀你?”

    秋姜又不置可否地一笑。

    朱小招继续道:“我一直在监视品先……唔,品从目,等着他有所举动,所以那一夜,我提前发现不妙,冲进夫人闭关之地,告诉她品从目背叛,但已经晚了。”

    红玉被勾起回忆,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我和四儿带着夫人九死一生地从密道逃脱,夫人因为动用内功,再次走火入魔,形同瘫痪,只能躲藏。我们躲在寺庙中,靠偷窃为生。有一天我去镇上偷米时,听见人人都在说,白泽侯姬婴死了。我回去将此事告知夫人,夫人当夜咳血,差点病逝。”

    秋姜的表情没有变,但颐非就是敏锐地感觉到,她的气息变了。

    怎么回事?她为何对姬婴那般关注?如意夫人也是?为什么听说姬婴死也会吐血?

    “夫人一连烧了三天三夜,再醒来时对我跟红玉说,谁能杀了品从目,便把如意门留给谁。”

    秋姜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红玉:“原来你们两个现在是竞争对手呀?”

    红玉冷冷道:“你不用挑拨我跟四儿的关系。我们说好了的,各凭本事,愿赌服输。”

    “那看来你们两个迄今为止都没赢。”

    朱小招叹了口气道:“品从目虽不会武功,但多智近妖,对付他,我没多大信心。所以,这一年我只是假装去了宜国,避开耳目,实则蛰伏观察。”

    颐非想原来此人没离开啊,难怪能在这种飓风天里现身,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你们都怕他,我可不怕!”红玉板着脸道,“我想他肯定去了燕国,执行燕国那边的奏春计划。可惜,当我赶到时,那个计划失败了。燕王没有死,死的人是他弟弟。品从目自此失踪,再也没有出现。”

    颐非和秋姜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从彼此脸上都看到了惊讶。

    品从目居然也失踪了?也就是说,如意夫人和品从目,如今都是化明为暗,藏在了暗处?

    “夫人听说品从目不见了,便让红玉联络旧部,看看还有谁可以调动。这时我们遇到了谢繁漪,从她口中得知你的确没死。风小雅没有杀你,只是把你关在云蒙山上,但当我赶到云蒙山时,你已逃了。”

    红玉气呼呼道:“夫人听说你没死,病一下子好了起来,交代我们一定要找到你。我们一路找到璧国,才知道你躲在白泽府中。我坚持认为你当年的假死是跟品从目串通了,想借机脱离如意门。但夫人却说,你不会。”

    秋姜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

    “我不信任你,但夫人信你。我说不过夫人,便决定监视你,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你出现在三儿处,说要杀我为五儿报仇,借此试探我和颐非的关系?你当时就知道他不是三儿了?”

    红玉嗤笑了一声:“丁三三是个色鬼,哪次见到我不是动手动脚的。颐非却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颐非摸了摸鼻子,不禁苦笑。

    “我一路远远地跟着你,看你上了云闪闪的船,我知道她要去参加快活宴,便先一步去了玖仙号等着你。”

    “胡九仙身边有如意门弟子,你从他那知道云闪闪在受邀名单上,也是通过他的安排成为操奇计赢的三件物品之一。”

    “对。”

    “他是谁?”

    红玉一笑道:“那就不能告诉你了。”

    秋姜忍不住想:胡九仙身边的钉子果然有两个,一个胡智仁,还有一个仍藏在暗处。会不会是艾小小?

    “我被你抓住,亲耳听到你和风小雅的对峙,这才确定,你是真的失过忆。”红玉继续说了下去。当日,她化名小玉儿,被秋姜扔在暗室里,看似昏迷,实则清醒,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中却一点都不开心,反而很生气,有种宿敌不死又要回来争宠的无力感。

    秋姜听到这里,对朱小招一笑道:“现在,该问的都问了,该答得也都答了。可以带我去见夫人了吗?”

    “不急。”朱小招笑道,“夫人还有句话问三殿下。”

    秋姜微微拧眉。

    朱小招走到颐非跟前,就像一个好客的主人在殷勤地招待客人那般再次为他将酒斟满,道:“夫人说,殿下想见她吗?”

    “日思夜想,魂萦梦牵!”

    朱小招微微一笑:“那么,用你腰间的这把轻薄,在七主的脸上划五下。”

    此言一出,三人皆惊。

    红玉的眼睛一下子睁到最大,喜出望外道:“夫人当真如此说?!!”

    “夫人说,七主失忆,耽搁了这五年,虽是品从目的过错,但也是七主无能所致。所以,想要重归如意门,必须先领错。一年一剑,留刻脸上,以示警醒。”

    朱小招的笑容还是那么亲切,声音也还是那么绵软,但听在颐非耳中,却字字扎心。他忍不住去看秋姜,秋姜低垂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红玉抚掌道:“不愧是夫人!比我还能考验人心。来来来,三殿下,你想要得到如意门的支持,想要见夫人么?那就快点动手吧。”

    颐非其实知道如意夫人此举的用意。他跟秋姜一路同行,风雨共济,生死与共,不知不觉已经建立起了深厚感情。如果秋姜还是从前的七儿,这对如意夫人来说是好事。但因为秋姜期间失踪又失忆,如意夫人又遭遇了品从目的背叛,所以越发多疑。既希望她回来,又担心她回来。所以,如果秋姜是假意回归,那么,借他之手毁了她的脸。这对女人来说无疑是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就算他们真的情深意重,也会因此生出离隙。

    颐非瞬间想通了这一切,摇头道:“这样不太好吧?虽然她长得一般,不是什么美人,但往日里也靠着这张脸骗过不少痴情男儿,完成了许多任务。若我此刻毁了她的容貌,她今后怎么再执行细作类的任务?”

    朱小招道:“这点三殿下不用担心。七主也别怨恼。夫人说,只要你通过考验,等她见到你后,就将如意夫人之位正式传给你。今后,你自然不用再执行任何任务。”

    “什么?我不同意!”红玉立刻反对,“夫人明明说谁杀了品从目就把位置传给谁的!”

    “那是因为之前我们都以为七主死了。七主现在既已归来,那个位置,自然还是她的。”

    “凭什么?她这五年逍遥快活醉生梦死的,我们却拼死拼类,螽斯山倒,若不是我们,夫人早死了!若论功劳,你我远胜过她,凭什么传给她?!”

    朱小招叹了口气道:“这是夫人的命令。你若不服,去跟她提。”

    红玉又是生气又是委屈,狠狠地瞪着秋姜,最后恨声道:“我自会回去问!但现在,我要看着你毁容!”

    秋姜终于抬起头来,素白的脸上却是一派平静,对颐非道:“动手吧。”

    颐非心头一颤:“秋姜!”

    “我对如意门之心,天地可鉴。区区一张脸算什么,性命也可以随时拿去。”说罢,秋姜从袖子里掏出块帕子,将散乱的头发扎了起来,露出脸,跪坐在了颐非面前。

    颐非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却觉距离她越发遥远。

    你在想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不顾一切也要回到如意夫人身边?

    杀如意夫人有很多办法,为什么要选这种?还是……你根本从来没想过要杀她。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回到她身边,重新博取她的欢心,继承她的衣钵?

    红玉催促道:“动手啊!怎么还不开始?你不舍得?”

    颐非沉默片刻后,从腰间抽出了薄幸剑,轻薄的剑刃反射着烛光,像两点火苗,在彼此的眼中跳跃。

    剑尖在距离秋姜脸颊半分处停了下来,颐非扭头道:“那个,要不我就不见如意夫人了吧。”

    红玉一直屏息以待,见他半途反悔,当即大怒:“你说什么?!”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如意夫人在你们看来多么多么尊贵厉害,在小王看来也不过那样,连个不会武功的品先生都斗不过,而且还跟颐殊闹翻了。我若跟你们搅在一起,没准还会输。算了算了……”

    红玉冷笑道:“程三皇子果然怜香惜玉得很,不舍得划花她的脸?那我就先划花你的脸!”

    眼看红玉拔出一根匕首扭身就要冲上去,朱小招连忙拦住她。

    “放开我!他不知好歹,我给他点教训!”

    “别急别急……”朱小招的声音虽然依旧慢吞吞、软绵绵地,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红玉被他挡住,竟是不能动弹,气得整张脸都红了。

    “颐非,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划了她的脸,没有第二个选择!”

    颐非扭头问秋姜:“她怎么这么恨你?就因为你杀了她男人?”

    “她的男人多得是,五儿没那么重要。”秋姜看着气急败坏的红玉,笑了一下,“她是觉得我抢了她的名字。”

    “什么名字?”

    “玛瑙。她本来的名字叫玛瑙。”

    颐非恍然大悟,惊讶地看向红玉:“哟,你还记得自己原来的名字啊?”据他所知,像江江那种九岁才被卖进如意门的孩童是少数,绝大部分弟子入门时都不超过六岁,再加上被重新训练改造过,基本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比如琴酒山竹松竹他们,对自己的出身来历就一无所知。

    红玉似被这个问题问住,整个人一僵,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半响才哑声道:“关你屁事。你到底动不动手?”

    颐非往后一靠,抱臂一笑:“不。”

    红玉再次冒火,扭头问朱小招:“夫人没说他若不划怎么处理么?”

    朱小招微微一笑:“夫人说了。若三殿下不做,就任其离开。如此多事之秋,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

    红玉尖叫道:“什么?就这么放了?”

    颐非挑了挑眉,也很意外。

    然后就见朱小招话题一转,看向秋姜道:“不过七主这边,恐怕就要费点事了。”

    “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全说完?急死我了!”红玉跳脚。

    “别急别急……”朱小招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当玛瑙么?三殿下离开后,你跟七主打一场。你赢了,玛瑙之号就是你的。”

    红玉心中一紧:“当真?生死不论?”

    “对。夫人说,七主若是打不过你,死在你手上,那是她无能。”

    “这不公平!”颐非出声阻止道,“秋姜身受重伤。”

    朱小招笑眯眯道:“所以,她的性命其实掌握在殿下手中啊。”

    颐非心想:不愧是天下最邪恶组织的头领,如意夫人之恶毒,远超他生平所见的任何一个人。

    此刻,两条路摆在了他面前:一,划花秋姜的脸,跟秋姜一起回如意门,看她下一步会怎么做;二,不管秋姜死活,自己离开。

    颐非的手在袖中握紧,松开,周而复始,手心中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红玉在一旁目光灼灼,跃跃越试。

    窗外狂风暴雨,飓风似要将屋顶掀掉,钉在窗棂上的兽皮不能完全挡风,冷冰冰的气流四下乱窜。他就像坐在一个大漩涡中,无法再保持镇定。

    他看向秋姜,秋姜朝他点了点头,眼中的意思很明确:来!

    她可真是半点都不把毁容当大事啊。

    颐非不禁想起了自己所认识的其他姑娘:他的亲妹妹颐殊,是那种婢女梳掉了她的一根头发都会被砍头的;姜沉鱼,也只肯用药物暂时毁容,一离开程境,就恢复了原样。尤其是回去的船上,因为跟她所仰慕的姬婴同行,她每天都很精心地打扮自己,只求姬婴能多看一眼……

    他从没见过不在乎自己容貌的女人——除了秋姜。

    秋姜从不打扮,很多时候泯然于众,随时根据任务需要调整自己的样子。

    她像一幅画,所有的颜色线条都是另外添加上去的,而真实的她,呈现给人看的只有一片苍白。

    所以此刻,在他看来万般不忍的事情,她却很坦然地接受了。

    颐非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再睁开眼睛时,他再次拿起了薄幸剑。

    一旁的红玉抿紧唇角,瞪大眼睛,怕他再次反悔,又盼他再次反悔。

    只见颐非手腕一抖,纸片般的剑身立刻变直,在他手上,就像一支趣÷阁,轻轻地落在了秋姜脸上。

    秋姜觉得额头一凉,有些刺痛,紧跟着,一滴血滑下来,正好流在两眼之间,顺着鼻梁滑落。血珠很小,滑到一半便没了。而颐非已收剑笑了一笑:“好啦。”

    一旁的红玉立刻跳了起来:“这不能算!”

    “怎么不能?我出了五剑,划了五下,而且也见血了。”颐非睨着朱小招,沉下脸道,“莫非你们要抵赖?”

    朱小招有些想笑,还要抱住发怒的红玉,劝慰道:“别急,别急……这个,好吧,就先带回去,由夫人定夺吧。”

    秋姜忽地起身走到一旁拿了面铜镜查看,发现自己的眉心上多了一朵花:五片花瓣,形如蝴蝶,虽颜色血红,但能看出是朵姜花。

    颐非竟在她脸上纹了一朵花!

    难怪红玉气成那样,因为这朵花非常漂亮,在她脸上,反而为她寡淡平凡的五官增添了亮点。

    秋姜注视着镜中的自己,一时间,心头五味掺杂。颐非的剑法真心不错,但更不错的,是他那不要脸的耍赖本事。如意夫人出题时必定没想到他会剑走偏锋钻空子。

    红玉气得眼睛都红了:“这个不算!混蛋!七儿,有种跟我比一场!”

    秋姜放下铜镜,转头看着她,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一向挺没种。”

    红玉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秋姜的目光跟颐非对上,颐非对她眨了眨眼睛。

    论起不要脸的耍赖本事,秋姜想,其实我也挺不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