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上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祸国·归程 > 第二十九章 小楼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倒转,场景回到了两天前的午夜时分——

    秋姜提着灯笼好不容易找到炉下的机关,欢喜地跳了下来。下来后,看见无人自转的机关,她顿时头大,喃喃道:“我可不会这玩意啊……谢长晏在这就好了。”

    对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后,她叹了口气:“时间紧迫,只能活马当死马医了!”

    她将灯放在地上,束起头发道:“既然是阵法,那么应有生门。休、生、伤、杜、景、死、惊。正东为生,就那根吧!”

    秋姜抓准时机,拔出匕首跳上不断运转中的风叶,刚抓住正东方向的杆子,杆子突然掉转方向朝她砸下来。

    秋姜立刻脚尖一点,横飞出去,然而杆头还是砸在了她的后背上,喉咙顿时一甜,噗地喷出一口血。

    秋姜心想都已经挨砸了,更没道理放弃,索性反手一抱,抓住木杆爬了上去,抓着杆头跳到横梁上,用镔丝在横梁上飞快切出一个缺口,再将木杆死死地嵌在了上面。

    伴随着咔咔咔咔一阵震动声,风叶停下了。

    秋姜也累出了一身大汗,更糟糕的是再次咳血,咳得停不下来。

    她坐在横梁上,气喘吁吁地掏出药瓶,数了数,还在犹豫吃几颗,就听到了脚步声。她索性将瓶子里剩下的药一口气全吞了下去。

    上方的暗板轻轻滑开,一人像白纱般轻飘飘地坠落于地,在微弱的灯光中抬起头,望将杆头死死按住横梁的她,微微一笑:“需要帮忙吗?七主?”

    此人正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很亲切的朱小招。

    秋姜回了他一个微笑:“你来的正好,快,快上来倒把手,我都按累了。”

    “如此劳累,我劝七主还是放弃吧,夫人还在等您回去呢。”

    “那你又是什么情况?为何不好好留在潋滟城照顾我姑姑,跑这里来监视我?”

    朱小招叹了口气:“我是来帮您的。”

    “那你就快上来呀。”秋姜露出十分急切的样子。如此一来,朱小招反而不敢上去了,停步在她下方道:“七主,可愿听我一言?”

    秋姜笑眯眯道:“我听着呀。”

    “虽然我不知道七主心中是不是另有想法,但我看得出,您跟夫人是不一样的人。”

    “哦?”

    “您也看得出来,夫人已是强弩之末,肯定斗不过老师。”

    “原来你是老师那边的呀?”

    “老师是个了不起的人,但他有个缺点,致命的缺点——太婆婆妈妈。他非要四国谱,所以非要留着夫人,他要留着夫人,就得留着颐殊。结果呢?疯狂的颐殊作出了这般疯狂的事。”朱小招说着指了指密室中的机关,脸上的神色有些悲悯,有些感慨,但更多的是坦然,“这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秋姜眨了眨眼睛:“也许四国谱真的很重要?”

    “会比芦湾的三万百姓性命更重要?再放而任之下去,不止芦湾,整个程国乃至唯方四国,都将再起动荡。你从燕国来,相信您会看得更清楚——如意门,已是四面楚歌,三国公敌,必将灭亡。”

    秋姜叹了口气:“一百二十年的基业了啊……”

    “这都是因为夫人无能,而老师过柔所致。”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朱小招笑了起来:“我觉得七主就很好。”

    “哪里哪里。”

    “七主有姬家血脉,是如意门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老师又一向很疼爱你。我之前听说过您的诸多传说,这些日子亲眼见到您,又跟您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您无论才学品行,都十分出众,若是由您带领如意门,必将破蛹化蝶,重振辉煌!”

    “谬赞谬赞。”

    “我愿奉七主为主,马首是瞻。”

    “你说了这么多,却连上来帮我按着它都不肯。”

    朱小招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起来:“那是因为,这不是如意夫人该做的事。”

    “如意夫人应该做什么事?”

    “芦湾沉没,程失国都,必定大乱。颐殊也好,颐非也罢,他们狗咬狗,就无暇顾及别的事情。我们送走夫人,说服老师,重新整合如意门,重建螽斯山,等到时机成熟,趁颐殊和颐非两败俱伤之际出手,将女王的罪行公布天下,再行伐王义举取而代之!”

    秋姜眯起眼睛,悠悠道:“原来你想当程王?”

    “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如意门。如意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为何要一直活在暗处?为何不能化暗为明?为何非要姓程的人坐龙椅?她们已经证明了,她们既不能当好皇帝,也当不了好傀儡。”

    秋姜沉思了一会儿,缓缓道:“可是,你若坐了龙椅,又如何保证对如意门的忠诚呢?”

    朱小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清了清嗓子道:“若七主肯纡尊降贵,嫁与我为妻,那么,如意门门主就是程国的皇后!我们始终利益相关,一体同心。”

    秋姜似有些错愕地挑起了眉毛:“原来如此,你倒是为我想得很周全。”

    “七主风姿过人,实令我寤寐思服。”朱小招说着拱手行了一个大礼。

    秋姜不禁莞尔一笑:“我同意。”

    “当真?”朱小招露出惊喜之色。

    “但是,我没有信心送走姑姑。”

    “我自会助七主一臂之力!”

    “我也没有信心说服老师。”

    “只要七主把那杆子放下。老师此刻正在芦湾城中,他不会武功,芦湾城若沉了,他就无需我们去说服了。”

    “有道理!”

    “而且,只有芦湾沉没,我们才有理由讨伐女王。所以,芦湾,是必须要沉的。”

    “你说的对,是我想岔了!”秋姜说着松开手,又一阵咔咔声后,杆头脱离横梁上的缺口,弹回了原位。而原本停止的风车,再次旋转了起来。

    秋姜朝朱小招招手道:“我听你的了。我要下去咯。”

    朱小招张开双臂:“我接着您!”

    秋姜咯咯一笑,朝他跳了下去。朱小招一把将她接住。

    秋姜在他怀中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笑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自然是从……”

    在朱小招的回答声中,秋姜手指微弹,弹出镔丝,悄无声息地朝他的后颈靠紧,眼看就要系上时,朱小招突在秋姜心口重重一按。

    一阵剧痛顿时令她眼前一黑,手指无力松脱。

    朱小招反手将镔丝从她手中抽走,笑着道:“自然是从看见七主用此物干脆利落地杀人开始。”

    “你胡说。”秋姜身体剧痛,但脸上还是笑吟吟的,“我从没用它杀过人。”

    朱小招也笑眯眯地:“这样啊……那看来,我自然也是从——没有喜欢过七主了。”

    两人目光相对,彼此笑得就像一对情投意合的恋人。

    秋姜叹了口气:“我都什么都听你的了,你却不喜欢我。”

    “你若一直这么听我的,我肯定会喜欢上你的。”朱小招说着抱着秋姜转身要走。

    秋姜突道:“阿哟!我疼!我难受!”

    “我这就带你去看大夫。”朱小招脚步未停。

    秋姜伸手抓住墙上的突起物道:“你先带我回去见夫人吧。我们想想怎么才能送她走。”

    朱小招在她心口又狠狠地按了一下,秋姜顿时痛的双手无力垂落,再也抓不住任何东西。“见到夫人后,尽管听我的就好。”跟他狠辣的动作截然相反的,他的声音依然很亲切,笑容依旧很温文。

    “好吧好吧。那你好好走。我好累,好困啊……”秋姜见她偷偷撕下的那片衣服碎布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到了角落里,便放心地在他怀中闭上了眼睛。她来此地风小雅是知道的,若他稍后寻来,便会知道是谁带走自己。她确实已经精疲力尽,又被朱小招狠狠按了两下,没好多少的五脏六腑估计又开裂了。

    朱小招对她的温顺虽感到些许诧异,但搭她的脉息确实是油尽灯枯之势。这个女人暂时还不能死。

    他一边想着,一边抱着秋姜从炉洞里重新跳了出去……

    ***

    密室里的风小雅飞身跳上断裂的横梁,看到了断口处留下的镔丝痕迹。秋姜一开始在这里用镔丝划了个缺口,将木杆卡在此处。然后,在她跳下去前,用内力暗中一击。因此横梁上半部分是光滑切痕,后半部分却是毛刺的断层。

    “她跟朱小招离开后,这根横梁才断,倒下来,卡住风叶。再次停止了机关。”

    “也就是说,朱小招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带走夫人。不想此地的机关还是被毁去了?”焦不弃提出疑惑道,“芦湾未沉,他应该知道是机关又出了问题,但他没有回来,为什么?”

    “想必是又发生了一些事,他没法再回来了……”风小雅看到这里,当机立断道,“走。我们找找看他们去了哪里!”

    孟不离当即背起袁宿往上跳。袁宿至此忍不住出声道:“你们就这么肯定自己推断的是事实?没准是你们的好夫人劫持朱小招走的,而横梁是朱小招弄断的呢?”

    风小雅和焦不弃还没回答,孟不离已开口道:“没准、是、长旗、兄。”

    袁宿顿时紧闭嘴巴,再也不说话了。

    ***

    颐非站在城楼上,久久凝望着十室九空、疮痍满目的芦湾城。

    这时,薛采匆匆走了上来,睨着他道:“你很闲?”

    颐非苦笑道:“总得让我喘口气啊,都两天两夜没睡过觉了。”

    “既如此,为何不去睡?”

    颐非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里疼得很,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做,还有更大的危机在前方。”

    薛采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是不是想问颐殊在哪里?”

    颐非立刻站直了,正色道:“可否告知?”

    “告诉了你,甚至把她带到你面前,你能如何?”

    颐非一怔,面上犹豫之色渐起。

    “你什么也做不了。你毕竟是她哥哥,也许还有什么软肋在她手上。她一哭一求一威胁,你就会束手束脚。颐非,你的心还不够狠。”薛采神色淡漠,说出的话更是字字诛心,“所以,把她给我才是最合适的。放心,杀她之前,我会告诉你的。”

    颐非忍不住又敲打起自己的脑袋,薛采的这番话不无道理,却让他的头更加疼了。

    “至于你所担心的事……我的人已追上鹤公,从他那得知,南沿的机关彻底被毁,芦湾不会沉了。”

    “当真?!”颐非大大松了口气,再看着芦湾城时,便看出了百废待兴的希望来。

    这时一人飞身上楼,赫然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朱龙。颐非忍不住问道:“朱爷?这段时间去哪了?”

    朱龙哈哈一笑。

    那一天,朱龙去朱家铺子前院开门,落入朱小招手中,又被朱小招送给了品从目。品从目自然将他放了,但他没有回到薛采身边,而是奉薛采之命去追查如意夫人的下落。

    “如意夫人本在潋滟城,昨天下午,突然来了一辆华丽马车,将她接走了。我没能及时追上,目前失去了她的下落。”

    “记住马车的样子了吗?”

    “是。”朱龙从怀中掏出一幅画,“大致画了下来。”

    薛采看着那幅画,眼角微微抽动:“此番事了,回去后好好练练画吧。”

    颐非好奇地凑过去一看,然后安慰地拍了拍朱龙的肩膀:“人无完人。”

    朱龙无语。

    薛采将画合上道:“然后你便回来了?”

    朱龙露出迟疑之色。

    薛采微微拧眉:“怎么了?”

    “我还看到了秋姜跟朱小招。”

    颐非面色顿变,一把抓住他的手:“在哪里?”

    “如意夫人被接走后不久,朱小招抱着秋姜来了,没找到夫人后,又走了。我就派人跟着他们了。”

    “你为何不自己跟着她们?!”

    朱龙奇道:“我为何要跟着他们?”他纳闷地看看颐非再看看薛采,见二人的表情都很凝重,便察觉出些许不对劲来:“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

    颐非这才想起秋姜身世揭晓之时朱龙并不在场,也就是说,朱龙尚不知道秋姜就是姬忽,因此在他看来,秋姜自然是没有如意夫人重要的,所以他选择自己去追如意夫人,而把秋姜交代给了白泽的其他人。

    颐非看向薛采,薛采对他道:“你留此处继续,我去找她们。”

    颐非欲言又止。

    薛采便又加了一句:“放心。如意夫人和秋姜,我都会带回来的。”说罢,他便带着朱龙离开了,小小的身影混入人潮后,便如遁形了一般。

    颐非在城楼上敲着自己的头,看着芸芸人潮,想起小时候看雨后的蚂蚁,一群群,一列列,忙碌而有序。也许在天神眼中,人类和蚂蚁并无不同。一样努力,一样卑微。

    这时一名兵卒跑上来,对他匆匆耳语了一番。颐非面色顿变道:“确定是他么?”

    “跟您描述的人很像……”

    颐非立刻扭身下楼,跟他走过两条街,来到一栋楼前。楼高三层,楼顶站了两个兵卒。颐非噔噔噔冲上阁楼,从窗户爬上去,就看见了品从目。

    品从目奄奄一息地躺在屋顶上,脸色惨白,但神情却很淡然。几步远外,趴着一只猫,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颐非不由得想:这猫是怎么活下来的?

    品从目看见他,招呼道:“三殿下来了。”

    “是啊。你的死期也到了。”

    品从目微笑道:“我觉得我还能再活一会儿。”

    颐非想了想,挥手示意兵卒们退下。兵卒们离开后,屋顶上便留下了两人一猫。颐非走到品从目跟前,拉开他的衣袍,不出意外地看到他的下半身红肿溃烂——这是海水浸泡中感染所致。芦湾城存活下来的一万人里,便有三千人目前饱受此苦。

    品从目毕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又不会武功,看上去状态比普通人更差。

    颐非冷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也算是你的报应。”

    “我真觉得还能再活一会儿。比如,殿下会救我。”

    “你恶贯满盈,死一百次都不足惜,我为何救?”

    品从目笑了起来——他的脸已经变了,变得苍老憔悴,可这一笑,还是莫名地很好看:“之前的那个提议,还能谈谈。”

    颐非觉得很荒谬:“你好像已经快死了吧?”

    “我死前,将如意门留给你。”

    “哈?”说到这个颐非就来气,“你似乎忘记了,你上次给了我一盒假地契!”

    品从目两眼弯弯,看着他,便像是看着很争气的孙儿一般慈祥:“因为我在那之前不认识你。我想给你一些东西,总要先确认一下,你是什么样的人。”

    颐非皱眉,若有所思地盯着品从目,好半天才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品从目说到这里,颐非听到身后的风声,立刻横飞出去。一根毒箭射中了他刚才所在的地方,因为颐非躲开了,那一箭便射在了品从目的腿上。

    与此同时,四个银门弟子蹿上屋顶,将品从目围了起来。

    颐非当机立断,立刻转身逃,却不料底下早有布置,一张大网突然张开,正好接住跳下去的他,把他紧紧捆了起来。

    颐非在网中对品从目道:“是你安排的?!”

    品从目似笑非笑,只是看了眼自己流血不止的腿。

    一个银门弟子道:“一起带走!”

    ***

    颠簸的马车上,秋姜的眉头始终皱得紧紧的,额头的冷汗一滴滴地顺着鬓角滑入衣领,但她一声不哼。

    坐在她对面的朱小招脸色很不好看,一向亲切的笑脸此刻也不笑了。一名银门弟子跪在他脚边,浑身发抖。

    “我让你们看着夫人,怎会让她被人接走?”

    银门弟子颤声道:“我们试图阻拦,但夫人看见车中之人,执意要走,且不让我们跟随……”

    “你们不会偷偷跟?”

    “我、我们……我们不敢……”

    朱小招注视着该弟子,脸上带着一种奇怪而复杂的表情。那名弟子哆嗦得越发厉害起来:“对、对不起!四爷,我、我们真的不敢违抗夫、夫人……”

    朱小招忽然看向秋姜道:“如意门训练弟子,便如熬鹰训象,从小开始养,长大了他们就都不敢反抗。你看夫人的鹰熬得多好啊。”

    秋姜淡淡道:“不也有你这样的异类么?”

    朱小招微微一笑:“既然猎鹰者终会被鹰啄瞎眼睛,那我为什么就不能当那只与众不同的鹰呢?”

    “是是,你好厉害好了不起。”

    朱小招很是满意秋姜的识趣,踢了该银门弟子一脚:“滚吧。”

    银门弟子便真的“滚”下了马车。

    朱小招眼中再次露出那种奇怪的表情,道:“这种熬好了的鹰,很好用,但也很无趣。”眸光一转,转到秋姜脸上,看着她默默忍痛的表情,亲切一笑道,“还是七主好。因为,七主是个‘人’。”

    “所以你开始喜欢我了吗?”

    “只要你告诉我,如意夫人去了哪里。”

    “我怎么会知道?”秋姜诧异道,“我可一直跟你在一起。”

    朱小招刷地展开一幅画,画上是银门弟子凭记忆画出的马车,同样的马车,这一幅比朱龙那幅好了不止一点半点,如果薛采在这里看了,肯定吐血。

    朱小招将这幅画展给秋姜看:“见过这辆马车吗?”

    秋姜仔细辨认。

    朱小招挑了挑眉:“你果然见过。”

    “这是颐殊的马车。”

    “你是说,接走如意夫人的人是女王?怎么可能?!”

    秋姜叹了口气:“是啊,怎么可能呢……”

    颐殊设计将仇敌全部吸引到芦湾,想将她们一起杀死,其中就包含她最恨的如意夫人。可是,如意夫人生性狡猾又有伤在身,没有亲自去,而是让秋姜去了芦湾。

    如此一来,颐殊计划落空,自己也被薛采所擒。

    可现在,却有一辆她的马车突然出现,将如意夫人接走了,怎么可能?!

    秋姜也想不明白。不过她乐见此事发生。见不到如意夫人,即意味着她暂时安全,她还有机会从朱小招身边逃脱。

    只要她能逃脱,一切就还有转机。

    一念至此,秋姜再次闭上眼睛,想要抓紧时间再次疗伤。但朱小招一眼看出她的意图,便伸手在她心口再次重重一按。

    秋姜顿觉喉咙一甜,血液溢满口舌,再被她死死地咽了回去,依旧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朱小招目露赞许之色道:“七主,果然是‘人’啊。”

    “你也果然不是‘人’啊。”

    朱小招笑了起来,笑得十分愉快。就在这时,马车骤停,震得秋姜一口血憋不住,噗地喷了出去。

    朱小招显然也有些意外,当即掀帘道:“什……”刚说了一个字,他就看见了马车——

    跟画像上一模一样的马车,此刻赫然挡在了他的马车前方。

    一时间,连秋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回事?!

    朱小招目光闪动间,人却立刻跳下车去,躬身行了一大礼:“是夫人吗?属下带着七主去潋滟城,没有找到夫人,正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的话说到一半,那辆马车的车门打开了,露出里面坐着的人来。

    里面只坐了一个人。

    但是,看到这个人,朱小招和秋姜顿时都明白如意夫人为何会执意跟此人走了。

    因为这个人是江晚衣——天底下所有的病人,都最想看见的一个人。

    便连秋姜此刻看见他,都莫名地觉得自己的疼痛减弱了一些。

    朱小招盯着江晚衣,又看了眼空无他人的车厢,道:“原来是江神医!听说夫人上了您的马车,请问她现在何处?”

    江晚衣并不回答,而是直接走下车,径自来到秋姜跟前,握住她的手开始搭脉。

    良久,才放下。

    “你快死了。”他道。

    秋姜噗嗤一笑:“能不能说点好的?”

    “我叮嘱过,要你精心休养。你不但不听,四处奔波,伤上加伤……而且,还一口气将我给你的养心丹全部吃了,药性过量,你的身体已严重透支,活不过今晚了。”

    秋姜一怔。

    朱小招也一怔,忙道:“可还有救?”

    “没有了。”江晚衣说罢就走,回自己的马车去了。

    朱小招跟了上去:“神医!求你救救七主!”她此刻还死不得啊!

    “她咎由自取,恕我无能为力。”

    “那、那夫人现在何处?”

    “在捧珠楼。”

    朱小招看向驾车的银门弟子,该弟子立刻答道:“是凤县最大的青楼。”

    朱小招疑心顿起,盯着江晚衣道:“夫人为何会在那里?”

    “我怎么知道?”江晚衣显得极尽冷淡,“我还要赶赴下一个病人。”

    见朱小招还挡在路中不动,江晚衣挑了挑眉:“你不让我走?”

    朱小招心念转动,但最终没敢拦,让出了道路。

    江晚衣的马车便离开了。

    秋姜望着他的马车离开,轻叹道:“当大夫真好啊,连老鹰都不敢啄。”

    朱小招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先想想自己怎么办吧。”

    “谁让你一路上落井下石,我本还能多活几天的……现在看来,你只能留着我姑姑,娶她当皇后了。”

    朱小招的微笑再也维持不住,脸部肌肉抽动了起来:“闭嘴!”

    “我姑姑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比我美多了,你将就将就。”

    “我说——闭嘴!”朱小招一掌拍在车门上,马车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秋姜又噗地吐了一口血。

    然后,她抬起衣袖,擦干净嘴边的血渍,柔声道:“我都活不了几个时辰了,你让我说点遗言吧。”

    朱小招无奈且烦躁地叹了口气,沉着脸上车道:“行,你说!”

    “我吧,其实性格跟你听说的那个七儿不太一样,我是个可爱笑的人了。我呢,又爱笑,又喜欢看人笑,还爱逗人笑。看见大家都笑,我就开心。”

    朱小招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只觉车内是如此呱噪。

    “可是我命不好。我遇到的人,除了老师以外,都不爱笑。”

    这句话莫名击中了朱小招,他怔了一下,再看向秋姜时,猛然意识到——她是真的在说遗言!

    “我娘就不爱笑。她每天都特别忙,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听我说话。我弟弟也不爱笑,特别少年老成,端着收着,无趣的很。后来,我进了如意门,终于看见了姑姑的笑,可她的笑,是假的。如意门里的人,也都不笑。”

    朱小招不由得接了一句:“哭都哭不出来的鬼地方,还笑?”

    “是啊,如意门真是一个让人哭都哭不出来的地方啊……”秋姜叹了一声,眼神中荡起了重重涟漪,宛若哭泣,但没有眼泪,“我的太太太太姑婆肯定没想过,她的如意,其实是很多很多人的不如意。”

    如意门的第一代如意夫人名叫姬意,她将姬字拆为如,加上她的名字便是如意夫人。

    此后的一百多年,这三个字,是很多很多人的噩梦。

    秋姜想,这就是姬家的原罪,所以即使这一代的姬家出了一个圣人般的姬婴,也到底没能赎清罪孽。

    朱小招忽道:“你有什么遗言?”

    “你要帮我完成吗?”

    “听听无妨。”

    秋姜轻笑一声,“我想要四国谱。”

    朱小招诧异地挑眉:“怎么你也想要那玩意?就算它记载了许多了不得的秘密,但你都快死了,就算拿到了,也要带着秘密走,还能兴什么风做什么浪么?”

    “我留给你。你替我兴风作浪如何?”

    朱小招当然心动,但又觉得是陷阱,盯着秋姜默不作声。

    “我们现在去捧珠楼,演一出戏给我姑姑看,若能从她口中得到四国谱的下落,你找到后烧给我。我做鬼也感激你。”

    朱小招目光闪动:“你认真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听说过没?”

    “我只知道祸害遗千年。”

    秋姜哈哈一笑,笑得再次咳出了血沫:“那你考虑吧。快点决定,因为再晚些,我便连演戏的力气都没了……”

    马车摇摇晃晃,帘子飘飘荡荡,朱小招注视着外面明明灭灭的道路和行人,还在犹豫不决。

    朱小招一直夹在品从目和如意夫人身边做双面细作,亲眼目睹了品从目为了得到四国噗而夜不能寐,心知它必定有其特殊之处,才会令品从目和秋姜都如此念念不忘。

    可是,巨大的诱惑意味着巨大的危险,有必要为了此物而增加不必要的麻烦么?

    就在这时,车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朱小招回头看了一眼:“停车!”

    马车停下,一队银门弟子策马而来,行礼道:“四爷!”他们从马背上拖下二人,扔在地上,赫然是被五花大绑的颐非,和奄奄一息的品从目。

    朱小招大喜道:“送上车来。然后,出发去捧珠楼!”

    ***

    颐非和品从目被送上马车。

    颐非看见秋姜,整个人都惊呆了——她怎么会在这里?薛采呢?还有……她怎么了?

    秋姜的目光却是先看向了品从目,品从目朝她微微一笑,秋姜这才移向颐非,黑漆漆的眼睛里看不出有何情绪,然后闭上了眼睛,竟是要睡了。

    而这时,朱小招开口了:“老师,您还好么?”

    品从目强打精神,稍稍坐起了一些,他腿上的箭已被拔掉了,但包扎得很草率,一路上又在马背上颠簸,因此直到此刻还在渗血,再加上大面积感染,连说话都很费劲。但他还是微笑地答道:“我很好。看见你,我就更好了。”

    “老师,我现在就带您去找如意夫人。”

    “乖。”

    朱小招看看他,又看看秋姜,以往两个不可一世之人此刻都在他的掌控下,如此荏弱可欺,如此任凭揉捏,这种感觉令他感到十分愉快,再看看颐非,便觉得更愉快了。

    “三殿下,你也来啦。”他打招呼道。

    颐非苦笑:“我可真是不想来……我能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

    “我让弟子们去接老师回来,没想到他们把你也带回来了。既来之则安之,三殿下就随我如意夫人面前走一趟吧。”

    “她怎么会在你这?”颐非指了指秋姜。

    “七主快死了,我带她回去见夫人最后一面。”

    颐非心中顿时一紧,直勾勾地盯着秋姜,秋姜闭着眼睛,并没有回应他的视线。

    “她怎会如此?”

    “这个啊……”朱小招歪头很认真地想了想,“女王埋了火药想借海水淹没芦湾,老师跟七主在城中彼此争斗两败俱伤,然后我及时出现,制止二人继续内讧,将他们带回,由夫人定夺处置——您觉得,这个说法如何?”

    颐非的心沉了下去,睨着朱小招看了半天,道:“真是很棒的说辞。你立了如此大功,七儿又快死了,如意夫人恐怕也命不久长,如此一来,如意门只能由你接手。”

    “知我者,三殿下也。”

    “那你带着我做什么?莫非你也想跟我合作,扶我做下一个如意门的傀儡程王?”

    朱小招哈哈一笑,“这是夫人的想法,七主的想法,老师的想法,但是……我有更好的想法。三殿下想听听么?”

    “请——”

    朱小招凝视着颐非,缓缓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为何程国一定要你们姓程的人,当皇帝?”

    颐非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也明白了他为何背叛品从目,此人竟有如此野心,如意门都不能满足他。“你说的对!”

    “三殿下真这么觉得?”

    “我还有的选择么?我若说不行,岂非立即就会没命?”

    朱小招呵呵笑道:“三殿下真是个聪明人,比您的兄弟姐妹都要聪明许多。”

    “你若真能从如意夫人那里得到如意门,我便以前三皇子的身份声讨颐殊,将她的罪行公布天下,然后荐你为王,逼她禅位,如何?”

    朱小招有些意外,充满狐疑地看着颐非:“你这么听话?”

    “我是聪明人嘛!只要不杀我,什么都好说。”

    朱小招沉默了,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品从目忽道:“别信他。你驾驭不了他,若留着他的命,最终会被他反噬。”

    朱小招抬头盯着品从目,一向和善的脸突然扭曲着变化了,“您还是……这么的……看不起我啊。老师。”

    品从目淡淡道:“这是事实。”

    “什么是事实?事实是我当年想学武,您不教;我想学奇门遁甲,您不教;我想学的一切您都不教,唯独教我捣鼓那些娘们用的无聊香粉!”

    若非情势特殊,颐非几乎要失笑出声。没想到朱小招跟品从目之间还有这种心结,难怪他一口一个老师,叫得充满刻意。

    品从目皱了皱眉,不说话了。

    “您什么都不教我,没关系。我自己学。您偏爱七儿,没关系。因为现在,我已经证明了,我比七儿,比您,都厉害。你们的生死,此刻已经掌握在了我的手中。”

    颐非凑趣地鼓掌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朱四爷果是人中龙凤。佩服!”

    朱小招并不是一个爱听奉承的人,也心知此人口蜜腹剑,可颐非毕竟是三皇子,来自他的恭维话,总是听着比普通人要舒服很多的。因此他笑得越快愉快了些:“老师,您还有什么话想指点弟子的么?”

    品从目看着他,轻轻一叹:“小招,你想不想知道……自己原来的名字?”

    朱小招一怔,警觉地戒备:“什么意思?”

    “你四岁入如意门,儿时的事都不记得。如今大权在手,若是真的当上程王后,可会想寻根问祖?”

    朱小招生硬地回答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那么从现在起,不妨好好想一想。”

    朱小招心中升起某种不安来,他盯着品从目道:“你为何要对我说这个?”

    “你说的对,程国的皇帝,不一定要姓程的人当,换成姓朱的也可以。但是,你真的姓朱吗?”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令朱小招所有的得意和欢喜荡然无存。颐非在一旁看着,莫名对品从目起了敬畏之心:此人不愧是如意门的副门主,大魔头,真是懂得诛心之术啊。

    马车颠簸,车内的三人都不再说话。而秋姜始终闭着眼睛,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如此过了盏茶功夫后,车夫停下马车,道:“四爷,到了。”

    ***

    捧珠楼大门紧闭。

    赶车的银门弟子去打听了一番后回来禀报道:“四爷,说是楼里的姑娘们听说芦湾出事,纷纷上街捐东西去了,且停业三天,拒不接客。”

    朱小招嗤鼻道:“莫名其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颐非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朱小招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挑眉道:“你有话要说?”

    “没有。四爷说的对,一帮卖皮肉的贱人们,哪有资格忧国忧民?”

    朱小招眯起眼睛:“你在讥讽我。”

    “怎么会呢?我觉得关楼挺好的,等会儿见了如意夫人,无需担心会有外人骚扰。”

    朱小招冷哼了一声,示意弟子们包围捧珠楼,然后让弟子们背着品从目和秋姜,然后拖着颐非一起走进门内。

    秋姜终于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脸色看上去越发不好。颐非担忧地看着她,两人目光相对,秋姜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她在想什么?颐非心中说不出的失落。

    捧珠楼里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的三层建筑,整个一层是个巨大的圆形大堂,围绕中间的高台摆放着许多坐榻,一个弧形楼梯从高台一角蜿蜒上升,直通二楼,二楼是一间间客房。而最上面的三楼则是四大美人的住处,只用来招待她们的入幕之宾。能登上捧珠楼的三楼,是来这里的所有男人们的梦想。

    几个抢先进来搜罗一番的银门弟子此刻纷纷从楼上直跃而下,禀报道:“四爷,楼里真的没人。”

    “就算外出捐东西,也不可能不留看门的……”朱小招想到此处,转身从弟子手中接过秋姜,扶着她往前走,“七主,还是让我扶您走吧。”

    一旁的颐非看得火大,这是拿秋姜当人质啊!

    秋姜却灿烂一笑道:“朱郎可真是体贴……”

    朱郎?!!颐非一愣,脚步慢了半拍,被拖着他的银门弟子踹了一脚:“快走!”

    颐非咬牙,只能继续前行。

    “七主,你说夫人会在哪里呢?”

    “恐怕……在后院?”

    “七主高见。”朱小招使了个眼色,银门弟子们便朝后院摸过去。过不多时,回来禀报道:“后院有竹林,林中有阵。”

    朱小招转头看向秋姜,笑道:“那就劳烦七主费神了。”

    秋姜也笑道:“愿为朱郎一尽绵薄之力。”

    颐非吸了口气,觉得牙都快酸掉了。

    一行人出得后门,外面是一道回廊,回廊尽头是一片碧绿色的竹子。

    竹林深幽,落叶满地,似乎平坦,却内有乾坤。

    秋姜强打精神抬步走进去。朱小招牢牢抓着她的手臂,步步紧随。

    颐非翻了个白眼,跟在二人身后,而被银门弟子背着都品从目看着他,莞尔一笑。颐非不禁道:“你笑什么?”

    品从目道:“有点意思。”

    又是这句……此人还真是个人物,被自己的弟子弄得人不人鬼不鬼,都这境地了还笑意款款的,似半点没把生死放心上。话说回来,他到底是谁?他如此从容淡定,莫非是因为另有倚仗?

    而随着秋姜的脚步,眼前的竹林起了一系列奇妙的变化,明明无路的地方多出了道路,明明有路的地方变成了陷阱……

    颐非想,如此奇技,朱小招学不到,难怪他心里不忿。

    朱小招看着眼前的玄机,忍不住侧头看了秋姜一眼。阳光照不进来的竹林里,她的肌肤显得越发苍白,倒比往日多了几分病弱的美感。可惜今晚就要死了,否则还真挺适合做个傀儡皇后的……

    朱小招刚想到这里,秋姜开口道:“到了。”

    前方出现了一幢小楼,小楼的屋檐下,拴着一个铃铛——砗磲做的铃铛。

    朱小招和秋姜对视一眼,看见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五儿已经死了,自那后,因为红玉的关系,夫人并未另选新的砗磲门主。此刻却出现了砗磲门主的信物,莫非新的五儿出现了?

    朱小招往前走了一步,秋姜没来得及阻止,他脚下的青石块突然向下陷入,一阵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

    紧跟着,刷刷刷刷,四道风声后,四名手持长剑的白衣少女出现:“何人闯阵?”

    朱小招忙道:“颇梨门朱小招,携玛瑙门主七儿,青花老大品先生,和前三皇子颐非,求见夫人!”

    白衣少女们默默地盯了他们几眼后,转身带路。

    小楼从外面看不高也不大,进去了才知道别有洞天,有一半房间都是临岩而建的,岩石上有水纹涔涔流下,落进下面的石臼里,没出来后,就流到了小池中。池中有鱼,一个宫装丽人在池旁喂鱼。

    颐非惊讶道:“罗紫?”

    宫装丽人回过头来,看见这几人也很惊讶:“颐非?!七主?品先生?!还有你是……”

    朱小招拱手行了如意门内的见面礼:“潋滟城朱家铺子的掌柜朱小招,于去年晋升为四。”

    宫装丽人便回了一礼:“你们都认得我,我便不自我介绍了。我于昨日晋升为五。”

    此人大约二十出头年纪,梳着高高的发髻,别着十根对插彩云簪,仪容端丽,正是前程王铭弓的妃子罗贵妃。